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喜歡的一個少婦是小姐
喜歡的一個少婦是小姐

喜歡的一個少婦是小姐

我和太太還是象一杯白開水,不咸不淡地過著。偶爾她的手機想起,一兩聲就斷了。我也曾偷偷看過,這是些陌生的電話。我不由得擔心起來。以前,我要帶著孩子出去,她總是要和我在一起。但有段時間,她總是找借口,不和我在一起。

  偶爾的閑談中,我發現她對有個男人家中裝飾情況比較,我更加疑心了。我相信,她和這個男人之間有些什么,雖然不一定是性的關系,但肯定是比較親密的。但我沒有證明據,也不想去找什么,我太累了,不想再折騰。只是偶爾含沙射影地告訴她:“如果她和別的男人有了關系,那只有離婚一條路。”

  也許這是男人的通病吧,我這樣做了,還有什么資格要求她呢?太太肯定也不想走到那一步,但我們之間的交流更少了。

  我太太有一個愛好,每天都要摸著我的弟弟睡覺。常常摸得我性趣盎然,弟弟硬得不行。但我一摸她的時候,她就把我的手打開,然后說“睡覺”。很快她就睡著了,而我卻在欲火中掙扎。

  一次,我去另一個城市出差,正好在這個城市我有個很要好的同學。兩人相見分外親熱。喝酒相談過后,已是晚上十點多鐘了。他請我去洗澡,我們便去了。

  這是一個暖昧的休閑中心,墻上滿是豐腴赤裸的女人像,粉紅的墻壁在幽暗的燈光下讓人心神不定,一個個穿著超短裙和低胸緊身上衣的小姐晃來晃去,潔白的大腿和高聳的胸部讓我不住凝視。

  洗澡上來,同學叫來了老板,讓老板安排一下。一會兒,老板叫來了幾個小姐。小姐一來,便坐在我大腿上,勾著我的脖子,豐滿的奶欲最強的時候等等。

  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當然這些事情,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面對這樣一個不幸的女人,我的心里升起了很多憐惜。我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她不開心的時候陪陪她,勸慰她,我編了很多悲慘的故事說明還有比她不幸的人。一次,她的腿扭傷了,她的老公根本不問她,而那些網友聽了也只是當時安慰一下就算了。我當時很著急,給她出主意,從她吃飯、睡覺、上衛生間等事情考慮到工作孩子。當時我并不覺得什么,也許我本來就是個善良的人吧。使她很感動。但當時她沒說什么。以后,我見面的第一句話總是問她腿好了沒有,給她找了好多養傷的資料發給她。

  很快她的腿好了。一天晚上,她說想讓我看看她。我說好呀,很快我們用了視頻連接。鏡頭打開了,這是一個豐滿的女人,長長的卷發使她顯得很誘人,因為是夏天,她穿著細細的吊帶裙。我說她長得很漂亮。她開心地問我哪兒漂亮。

  我說因為她長得跟人民幣似的。她迷惑地問我什么意思。我說她的胸很漂亮,象人民幣一樣堅挺呀。

  她樂得哈哈大笑,說我真壞。氣氛頓時曖昧起來。我說,不過如果她把胸罩摘了,肯定沒這么挺了。她說她根本沒戴胸罩,我不信。她一邊說著證明給我看,一邊抬起屁股把裙子掀上去。她的胸露在我眼前,果然沒戴奶罩,圓圓的RF很誘人。我已很長時間沒親近過女人,頓時弟弟就硬了。

  我告訴她,我弟弟硬了。她說她想看看。我說我沒攝像頭。她問我當時能不能出去。我說能。她說見面看,問然后就說了時間地點,就她馬上去那兒等我。

  然后下網了。

  我知道她說話算數,說實在的,我也很渴望見她。于是我換好衣服,出門了。

  我來到約好的那路上,遠遠地看到一個豐滿的女人走過來,并不住地左右張望,我確認那就是她了。

  她也認出了我,很開心地和我打招呼。我們靠得很近地散步。

  她的洗發水的香味直直地鉆進我的鼻子里,好聞極了。她渾身散發出成熟女人的味道,走起路來,胸部一晃一晃的,還是沒戴胸罩。我們慢慢地走進一個樹林里,現在想來當時膽子真是大,根本沒想到蛇蟲什么的。

  到了樹林里,她站定了,臉對我,借著月亮說要看看我的臉。我不由臉熱了。

  我們相對站著,我只覺得口干舌燥,她的眼睛也迷離起來。我們都不吭聲,但我感覺到情欲在我們身邊很快升騰。我們幾乎同時把對方擁進懷中,她渾身一顫,深深地呼了口氣,很陶醉。我不由分說,吻住她的唇,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攪動,她也熱烈地回應,更強烈地吻我。

  我隔著吊帶的裙子揉著她的胸,她很快呻吟起來,她把裙子掀上去,說,“舔舔我”,我一手捉住她的胸,含進嘴里吸吮起來。她不停地呻吟,輕聲地叫著。我用舌尖不停地撩拔她的RT,吞進吐出,用嘴唇包著不停地轉著圈。

  把她胸擠到一起,一下含進兩只RT,用力吸,向后拉,然后猛地松開,看著彈回去。

  我的弟弟更加漲大。她說:捏我。我捏住她的RT,輕輕地捏。這讓她更興奮了,她說我喜歡這樣,又疼又爽。我把手伸進她的底褲下面,底褲已經濕了一大片,連腿上都流了水了。

  她解開我的褲帶,把我的弟弟掏出來,然后,猛地蹲下,一口把我的弟弟吞進嘴里。我爽得渾身一顫。驚呆了。從來沒有女人把我的弟弟吞進嘴里過,那種感覺真爽。看著她的頭在我的襠部一伸一縮,感覺她的舌頭在我的弟弟上纏繞流連,在我的最敏感的頭頭上吸吮,她深深地把我的弟弟吞進去,又慢慢地放出來,我快要爆炸了。

  我說,我不行了。她趕緊放開我。低低地說了聲“插我!”我從沒有過在野外作愛的經驗,不知道怎么插。她笑道“呆子”然后,彎下腰,把底褲脫下扔在地上,叉開腿,我明白了。我站到她身后,她拉著我的弟弟就插進去,然后把我的手拉到前面,我捉住她的胸,她兩只手勾著我的屁股,說“開始。”

  我一下用力,狠狠地刺入她的最深處,她大叫一聲,那聲顫抖著拉得好長,最后聲音還飄了上去,我知道,她很享受,我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我很興奮,也很緊張,感覺一陣陣熱流要從弟弟里噴出。我控制了一下,漸漸地加快了速度,不停地抽動,聽著她YD里發出撲茲撲茲的撞擊聲,這聲音又和著她粗重的喘息和忽高忽低的呻吟,讓我頭都快暈了。我說“不能叫呀。”她說“我也不想叫,但控制不了,這已經很小了”。

  也許是緊張,也許是許久沒做的原因,很快我噴了,那一刻,我死命地用弟弟頂住她的花心,精愛太刺激了。我們坐在樹林的長椅上說話,因為蚊子太多了,說了一會兒,她說回家吧。我們便分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