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一戰騷婦
一戰騷婦

一戰騷婦

姬蒂萊莉今年十八歲,雖然剛生下了一個女兒,但還是十分青春可愛,一派嬌嫩欲滴少女模樣!她上年在家鄉英國人倫敦偶遇一名俄國青年,二人瞬即戀上,不久姬蒂更有了孕,最后二人私奔!到了青年的故鄉莫斯科,但無奈姬蒂丈夫薛達多被征為軍醫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來雖然軍部每月均有補貼,但實太微薄,姬蒂母女根本不能在莫斯科城中生活,她只好搬往市郊,一個叫尤利的小村莊居住。她們在一幢三層高殘舊公寓中租了一個一百尺左右的小房間,環境十分擠迫,二千尺的空間連房東住了五家人,徐了姬蒂其余四家都是年過半百的糟老頭,他們對這青春美麗的長發英國少女十分的有興趣,幾乎每天都在言語和行為上騷擾她,更常偷看她洗澡和上篶所!她為了這些事情煩惱不已,但又無可奈可,只好啞忍!

  尤其那房東薩巴老伯,他年近八十,又矮又胖又臟,但見到姬蒂時卻如驚為天人!常常藉故親近,吃她豆腐,因為他是房東,姬蒂為沒法子只好讓他討些便宜,摸摸乳、屁股,頂多再給他親一親!就此而已。但今天卻不同了,姬蒂女兒最近常生病,令她兩月都沒錢交租。早上女兒尚未醒來,薩巴老伯把她叫到他的臥室,他叫姬蒂生在床邊,他則坐在她旁邊。

  姬蒂面有難色:「老伯請再給我一些時間,很快我就有錢給你了!」薩巴老伯一手已摟住姬蒂的纖腰:「兩個月了!萊莉,我也沒辦法,你要搬走啦!」

  姬蒂哀求:「不!我女兒生病,我們不能沒地方住的!請你幫幫忙吧!」薩巴老伯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我們沒什么關系,我怎幫你呀?除非你是我的情人,那就不同了,你說是嗎?」

  姬蒂情急:「不,我是有丈夫的!不能做你的情人,如果被我丈夫知道了,怎辦?」

  但是薩巴老伯已忍不住一手按在這少女的胸脯上:「怕什么?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況且你丈夫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萊莉啊!你真的太美了!我這輩子都沒見過像你這揦美的女人,你每天穿著這身薄薄的衣裙,把你的美好身段表露無遺,多么的性感啊!我呀!一把年紀了,但你來了之后,我腦海里全是你的身影。我、我真的好愛你啊!求求你!給我吧!」姬蒂本想推開他,但想想如果薩巴老伯真的把她趕走,那怎辦?而且他那么多的贊美詞語,她也太久沒男人了,竟有些心動!也就不再掙扎了。薩巴老伯見姬蒂不語,又沒反抗,知道她是答應了!心里立時高興若狂,忙解開姬蒂連身裙上身的扭扣,掀起她里面穿的小背心,露出了少婦的雪白飽滿乳房!薩巴老伯抽了口氣,一雙肥粗大手,握住了姬蒂雙乳,慢慢的揉搓。

  薩巴老伯瞧得眼為不轉:「噢!天哪!真是上帝的杰作!好美!好美的乳房!

  好白、好軟,那么的雪白、那么的飽滿!太美了!」姬蒂被他說得十分害羞,丈夫亦沒有如此的贊美過她,令姬蒂不禁對這老伯有了好感。

  姬蒂紅了臉:「唔…謝謝你的贊賞!薩巴老伯,姬蒂其實也沒你說的這揦好。」薩巴老伯像小孩得到夢想的玩具般,揉得姬蒂雙乳不斷變形:「噢!太好了!

  只有比我的贊美更好啊!請問你?萊莉,我能不能賞賞你的乳房?我很想吸啜你那如紅寶石般的乳頭,我很想親吻、舔你那軟滑的乳房啊!可以嗎?」姬蒂心里怦怦亂跳,她已被薩巴老伯揉搓得動了情:「噢…噢…老伯啊!吻吧!請你吻姬蒂的乳房吧!啊…老伯,姬蒂、姬蒂也想讓你吸啜我的乳頭啊!」薩巴老伯歡呼一聲,肥厚的雙唇在姬蒂的乳房上亂吻。黃澄澄的牙齒輕輕的咬著姬蒂的乳頭。姬蒂閉上眼睛:「啊…噢…吻、吻我的乳房吧!請你別停下來啊!噢…噢…啜啊!請你啜姬蒂的乳頭啊!請你用力啜啊!啊…啊…」薩巴老伯又舔又吻的,弄得姬蒂雙乳濕淋淋,滿是唾沫!他叫:「好香!萊莉你的乳房真的好香啊!噢!天呀!好滑、好軟!真嫩!嫩的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的乳房!極品!我這輩子都沒賞過這揦棒的乳房啊!噢!?這、這不是奶汁嗎!上帝啊!真、真好喝!唔…好喝、好喝!啊…太棒了!」姬蒂抱著薩巴老伯的頭:「老伯、老伯啊!噢…噢…你又不是嬰兒,干嘛要喝我的奶水啊?噢…噢…你、你吸得太用力啦!別、別這樣!你喝光了我的奶水,等下我用什么喂我女兒啊?噢…請、請你別喝光了,留一些給她呀!唔…啊…」薩巴老伯根本不理,拼命的吸、拼命的喝!姬蒂雙乳的奶水都要被他吸光了。

  奶水被拼命吸啜的感覺,令姬蒂不住的喘著氣!俏臉通紅!玉手抱得薩巴老伯的頭更緊,幾乎整個乳房都塞進他嘴里!

  薩巴老伯邊喝奶的時候,另一只手伸進姬蒂雙腿之間,摸在她的陰部上,他立時感覺到她腿間三角地帶,一片濕漉漉的!而且她的陰部脹卜卜的,隔著內褲也感覺到那濃密的毛發!令他腹部有如火燒一般,況且他那已數十年也沒反應的陽具,現在竟如鐵柱般堅硬!薩巴老伯再也忍不住了!把姬蒂按倒在床上,掀起她的長裙,一手撕爛她的內褲,自己長褲也不脫,急忙掏出陽具,立即便壓在姬蒂身上,用手扶著陽具對準她的陰道,猛力全插了進去!

  姬蒂本在享受著乳房被吸啜的暢快感,忽然間薩巴老伯的粗暴舉動,卻嚇了她一跳!剎那間,一根粗大陽具插入自已的陰道,她丈夫離開已久,她一直未有和男人親熱,突然要承受如此粗壯的陽具抽插,實在讓她吃不消,姬蒂高叫:「啊!老伯、老伯啊!請、請你輕一點!喔…喔…我、我很久都沒和男人來了…噢…噢…請你、請你慢一點!請你溫柔一點!你要愛惜我啊!啊…啊…」薩巴老伯陽具插在那如處女般緊,又暖又濕的陰道,令他魂魄像飛上了云端!

  他吻著姬蒂的臉:「上帝啊!多謝您讓我在這般年紀,還得到這如天使般的女人!

  噢!我的寶貝啊!你可真緊呢!緊得有如處女般的,你的丈夫很少和你做愛嗎?

  嘿…請問你是我的家伙厲害、還是你丈夫的家伙厲害呢?」姬蒂心里正在驚嘆這年過半百的老頭,竟比自已年輕的丈夫還要精壯!她心想:「這老伯身上好大的異味!他都不洗澡嗎?噢!他真胖!好重、要壓死我了!

  這床好硬!弄得我背脊好痛!可是、可是為什么,我覺得如此興奮?唔…好充實!

  他塞滿了我的陰道,真好!真舒服!他的陽具比我丈夫的還要粗!太好了!

  啊!

  我是有丈夫的!為什這樣的糟老頭竟會令我情欲如此高漲?難道我是個淫蕩的女人?難道我喜歡別的陌生男人做愛?」

  她心中亂想,卻聽得薩巴老伯如此說話,姬蒂不好意思,拍打他的肩膀:「你、你真是個壞老伯!已經在偷奸著別人的妻子,還、還說這種話來傷害他!

  噢…噢…啊…姬蒂丈夫也不錯,只、只是你太厲害了、他也沒你這般、粗、粗壯罷了。噢…天啊!你、你這老伯怎會這樣厲害!喔…喔…我快要吃不消了、請你輕一點、慢一點吧!啊…啊…」

  薩巴老伯看著跨下的年輕美女媚眼半瞇、嬌美艷麗!此時她朱唇半張、輕聲呻吟!感覺自已如回到年輕時代,力量無比澎湃洶涌!他全力沖刺一會,便把姬蒂半拉半抱起來,讓她上半身趴在圓木餐桌上,雙腿站在地上,豐臀高高蹺起!

  這誘惑無比的姿勢,淫蕩性感之極!薩巴老伯的粗手愛撫著美白的肥臀,目瞪口呆,連連驚嘆!

  姬蒂被他瞧得羞愧不已:「啊!老、老伯!別再看了!請你、請你快進來吧!

  請你快進入姬蒂的身體!」

  薩巴老伯也是急不及待,抓住豐臀,挺進那美妙的少女陰道,在這體位的幫助下,薩巴老伯插得更深入了,他那巨大的龜頭每一下都重重的撞擊在姬蒂的子宮上!粗壯的陰莖把她穴里的愛液全擠了出來,像一條小水流沿著一雙玉腿,滴落在木地板上。那沖擊力撞得姬蒂暈頭轉向,幾乎立足不穩!她雙手抓住木桌,震得四條木腳格格作粛,她本想放聲呻吟,盡情呼叫。卻怕被其他住客聽見,只好咬著自已的幼白玉指,苦苦忍受!她嬌喘輕吟:「老伯啊!老伯、我不成了、噢……噢……我、我要死了、喔……喔……不成、真的不成了!」薩巴老伯嘿了一聲:「我的情人啊!別再老伯、老伯的叫了,來、叫我丈夫吧!請你叫我親親好丈夫,可以嗎?」

  姬蒂難為情:「噢!不成的!老伯、姬蒂已有丈夫,現在我已被你污辱了,不能再對不起他,請你、請你原諒吧!」

  薩巴老伯哼聲:「啊!是嗎?那算了!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妻子,那我也不能和你作愛了!」

  說完薩巴老伯把陽具拔出了一大半,只能下龜頭在穴里轉動!瞬間的空虛感,像把姬蒂的心臟也抽了出來!

  她哀叫:「喔!別、別這樣!請你、請你別離開我的身體!你、你原諒姬蒂吧!我、我叫了,我的好丈夫!我的親親好丈夫!請你快進來吧!噢!我的心肝丈夫!請和你的妻子做愛吧!」

  薩巴老伯哈哈大笑,重新插了進去,不停在那嬌嫩陰道進進出出,他彎下身來,胸膛貼在姬蒂的背上,嘴巴在她的耳邊:「我的淫蕩妻子啊!早知你是如此,一開始便該睡了你!讓你早點快樂、滿足!我的愛妻啊!丈夫已后必定不再讓你寂寞、讓你空虛,令你天天都知道做女人的快樂和美妙!」姬蒂被他壓的喘不過氣來,身后還要承受那要命的沖擊,她輕咬下唇:「啊……請你、請你別這樣說我吧!我、我不是這樣的、噢……是你、是你讓我變成如此、如此、噢……噢……怎會這揦、舒服的!天啊!我喜歡做女人、做女人真好、真美妙!太快樂啦!喔……喔……」

  薩巴老伯畢竟年事已高,一輪劇烈運動,不禁氣喘如牛,但又曾未完事,只好暫停下來,坐在床上:「對不起,我的愛妻!丈夫實在有點累,請讓我休息一會吧!請等一下!很快我就可以再讓你快樂。」姬蒂正樂不可支,忽然停了下來,心中雖萬分不愿,但見薩巴老伯氣喘吁吁、力盡筋疲,也實在不忍,便走了過去,在他臉上親吻:「不要緊的,親愛的丈夫!

  你如此努力的讓妻子快樂,我還要謝謝你呢!噢!我的心肝丈夫,看你汗流滿面,真是辛苦你了!唔、我替你抹掉吧。噢!可憐啊!我真不該呢!只顧自己快樂,你年紀這么大了,還要你如此勞累,真不好意思呢!」姬蒂一雙玉手,輕抹掉薩巴老伯一張丑陋油臉上的汗上,還替他整理頭發,更在他額上、臉上憐惜的親吻著!令他心里無限的甜蜜!本來他只想得到這美麗少女的身體,但她竟是這般善良溫柔!他此時已如新婚妻子般愛上了她,薩巴老伯雙手繞住姬蒂的纖腰,把她摟抱在身上,伸出了肥厚的舌頭,在她的耳垂、粉頸上,來回的舔吻著!

  薩巴老伯癡迷般:「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呢!我美麗的妻子啊!你是的生命!你是我的天使!我已不能失去你!天啊!你就是我的一切!」姬蒂甜甜的笑著,玉手輕撫他肥胖的項背,吻著他花白的發絲:「我也愛你!

  我的親親好丈夫!你真的讓妻子好快樂呢!謝謝你啊!妻子現在覺得新丈夫好帥、好威風啊!你真是了不起呢!我的心肝寶貝!」二人相視而笑,薩巴老伯掠開她額前金黃色的秀發:「我的愛妻啊!丈夫休息夠了,來吧、繼續吧!丈夫等不及要進入小妻子的身體里了!」姬蒂親親他的鼻尖:「我的好丈夫真棒!這么快就回覆體力了,妻子好高興呢!但別再累壞了,妻子會很心痛呢!嘻、這樣吧,讓妻子坐在丈夫身上,那妻子也可出一半的力,別再讓我的心肝丈夫太勞累!又能令大家也一起快樂呢!怎樣?妻子的想法好不好啊?親親丈夫!」

  薩巴老伯把她緊緊摟在懷里:「當然好啊!寶貝愛妻!你真好呢!真是體貼!

  丈夫愛死你了!小天使!那還等什么?快坐上來啊!丈夫隨時準備好啦!」薩巴老伯引令著她慢慢跨坐在自已身上,姬蒂也扶住他的陽具輕輕的送進自已的身體!薩巴老伯抱著這幼嫩欲滴、雪白無瑕、香氣撲鼻的嬌軀,瞧著那天真美艷的臉容!真的魂銷魄散、神魂顛倒!姬蒂貼著他的臉半張朱唇,嬌呼呻吟、呵氣如蘭!薩巴老伯忙大嘴一張,封住了她的香唇!

  本來薩巴老伯黃澄澄的牙齒,惡臭非常的口氣,實在讓人惡心之極!但此刻姬蒂竟有如吃著糖果的小孩,細細品嘗他的肥舌!他們二人深情熱吻,舌頭糾纏繞動,互相吞吐唾液!姬蒂嬌軀在他的撞擊中,上下擺動,一雙豐滿雪白美乳,不住左右晃來蕩去!煞是好看!

  薩巴老伯放開了口,用力含著發硬了的乳頭,并用粗大的舌頭在姬蒂的乳暈上靈活地來回打圈。

  姬蒂嬌呼不已:「丈夫、我的好丈夫啊!妻子、妻子受不了!噢……噢……不成了、妻子不成了啊!喔……喔……太快活了!」姬蒂真真正正感受到性高潮,到達了高潮的她,陰精泄出燙在薩巴老伯的龜頭上!

  他大叫:「呀!丈夫、丈夫也不行了!妻子啊!丈夫的精液全給你啦!」陰莖這時竟像又漲大了,姬蒂感無比的舒適和快感!她滿足呼叫:「給我吧!

  請丈夫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子宮里啊!噢……這、這么多!好燙啊!噢……妻子的子宮要溶化了!」

  薩巴老伯累積多年精華,全射進了姬蒂體內,而且數量驚人!竟射半分鐘之久!薩巴老伯和姬蒂二人同深深呼了口氣,雙軟倒在床上,姬蒂伏在他身上,頭埋他的頸項間,嬌吁連連!

  薩巴老伯粗輕掃她的玉背,嘆口氣:「天啊!剛才的做愛真美妙!對嗎?我的愛妻!」

  姬蒂點點頭:「對呢!太美妙、太精采了!請讓我再次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做女人是多么的快樂、多么的幸福!唉!我丈夫離開太久了,我也需要男人的慰藉!你是那么的健壯,所以我也愿意當你的情人、情婦!在只有我倆時,你才可叫我寶貝、叫我妻子,我也會叫你心肝、叫你丈夫!但若有旁人在,我就叫回你做房東和薩巴老伯,你也要叫我萊莉小姐啊!好么?」薩巴老伯輕揉她的豐滿美乳:「當然!這很合理!愛妻請讓我再吻吻你吧!」姬蒂甜美一笑,送上香唇,二人又再親吻。好一會,姬蒂推一推他:「丈夫啊!對不起呢!我女兒快要醒來,請讓我回去吧!」薩巴老伯依依不舍、萬不情愿:「啊!要走啦?真舍不得我的愛妻啊!我會很想念你呢!」

  姬蒂呵呵嬌笑,敲一下他的額頭:「傻瓜!我就住在旁邊,想念什么?別這樣呀!將來要親熱的時間可多著呢!嘻、討厭!別摸啦!親親丈夫請讓妻子穿上衣服吧!哎喲…好啦!好啦!就讓你再啜一會乳頭吧!唔…真是的!像小孩一樣!

  好討厭!夠了沒有?如果你喜歡,我以后喂完女兒,再來喂你吧!」薩巴老伯老大不愿吐出口中乳頭:「真的嗎?你可不準騙我!那我以后不喝牛奶,只喝你的奶啊!」

  姬蒂瞟了他一眼,沒好氣:「隨便你啊!就怕我的奶水不夠你喝!哎呀!還抱著我干什么!纏死人了!」

  薩巴老伯嘻皮笑臉:「妻子啊!丈夫太久沒吃奶了!你就讓我再吸啜多一會吧!一陣子就好,求求你!」

  姬蒂全沒辦法,也見他可憐:「唉!怕了你啦!快吃吧!真氣人!唔…嘻、討厭!別弄怪聲啦!哎喲!怎么舔到乳溝里去了?嘻、嘻、癢死了!別胡鬧!別亂舔!啜乳頭啦!再亂來不讓你吃啊!」

  薩巴老伯也笑:「不關我的事啊!誰叫妻子這雙乳房如此美、如此香軟!當然要整個舔啊!」

  姬蒂吃吃嘺笑:「你還要這樣!嘻…嘻、哎喲!好了吧?兩個都舔過了啦!

  來,乖乖的,放口吧!噢!你看!濕答答的,惡心死了!衣服給我啦!」薩巴老伯瞇著眼睛:「妻子!妻子呀!好妻子啊!我的寶貝妻子!」姬蒂抹好身體,穿上衣服:「哎呀!煩死啦!好丈夫、別這樣!我也舍不得離開你!這樣吧!今晚我哄過女兒,就過來陪你睡好么?」薩巴老伯高興:「好啊!不過是我過來好么?我想睡在你香噴噴、暖烘烘的床上!」

  姬蒂紅了臉:「討厭!壞主意真多!好吧!晚上我把油燈熄了,你就過來吧!

  可要小心點別給人看見了!」

  薩巴老伯又親又吻、摟摟抱抱,糾纏了好一會,才肯放走姬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