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調教市長的貴婦
調教市長的貴婦

調教市長的貴婦

維多利亞西餐廳是一家外國人辦的專為A 市外國人和富裕人群服務的,坐落 在城市市郊的開發區里,下午五點鐘,劉詩晴再叫李志平給程立打了電話確準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約好后,又叫李志平先去接,自己則隨后趕到以強化神秘感。 李志平走之前,劉詩晴在她耳邊交代了一下,李志平走后,她精心地打扮一 翻,劉詩晴的確是一位氣質美女。雙眼皮,大眼睛。白里透紅鵝蛋似的小圓臉, 她今天特地穿上了職業裝。一套銀灰色的西服短群,里面罩著粉紅色的真絲內衣, 深綠色的花邊內褲外罩肉色連褲襪,襪上點綴著點點淡淡的花紋,腳下則是一雙 小巧的雪亮的高跟鞋,鞋頭尖尖的,珙脫著她的身材更加修長苗條,劉詩晴在鏡 子前照了照感到很滿意,又拿起粉筆和唇膏淡淡地補了下裝。并在身上灑了點法 國香水,趕到一切都滿意后這才自己開車往維多利亞餐廳而來。路上她打了個電 話給李志平,李志平告訴他們到了,在五樓貴賓廳,劉詩晴到了之后在侍者的帶 領下直接來到了貴賓廳,侍者準備開門,被劉詩晴攔住了并示意侍者離開,劉詩 晴輕輕地敲了三下門,李志平意識到就跑到門前開門跪迎,劉詩晴沒有理他,徑 直走到程立的面前,伸出纖纖玉手,粉面含笑「是程市長吧,幸會,幸會」程立 還沒有來得及打量她,指著跪在門口的李志平「李總,你這是——?」劉詩晴則 在程立旁邊的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腿,有意將腳對著程立,「程市長您別見笑, 這是我們家事」說著對著李志平說「還不過來」李志平乖乖地過來,站在劉詩晴 的傍邊,程立這才仔細地打量起劉詩晴來,心里奇怪她為什么這樣命令一位呼風 喚雨的老總呢,他一抬頭正好看見劉詩晴的一雙美腿玉足,心中一顫,劉詩晴注 意到了他這一細微的變化,有意用腳敲了一下傍邊的李志平「我這不爭氣的,給 程市長添麻煩了」「沒——沒剛才都說清楚了,一場誤會,沒關系」程立趕忙說 「李夫人真是家教很嚴呀」程立調侃著,「程市長不也是么,我家這不爭氣的還 在您身上想歪點子」說著。侍者敲門說飯菜上來了。劉詩晴趕忙站了起來「不說 啦,我們先吃飯,我和程市長是第一次見面可愛喝幾杯,」李志平趕忙打開紅酒 準備給程立斟酒,劉詩晴趕忙接過「讓我來吧」說著她低著頭誘人的耶胸正好對 著程立的眼睛,一股醉人的香氣撲入程立的鼻中,程立感到一股未有過的震撼, 在程立癡迷之際,劉詩晴把一點細小的粉沫已經灑入程立的杯中,程立接過酒,二位是A 市的實業家,為A 市的經濟發展做出了不少貢獻,這杯酒,我敬二位」 說著一干而盡,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這一喝,不一會就不醒人事了。李志 平一見呆了「你這是?」劉詩晴詭秘地一笑「沒關系。蒙汗藥而已,等會我們就 說他喝醉了,把他扶后我們家就成了」「這成么?」李志平嚇得直冒汗。劉詩晴 踹了他一腳「瞧你那點出息。一切聽我的」李志平不好說什么,一個小時后,他 們把程立扶上車帶后了家。 回家后,劉詩晴給程立灌了點解藥,程立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雙腳和雙手 都被綁著躺在一張紅木大床上不能動,急得大叫,劉詩晴應聲而到「怎么醒了么, 可把我急壞了,」「你,你想干什么?」程立急切地問「干什么,聽我家志平說, 你不喜歡玩女人,可我偏偏喜歡玩男人,尤其象你這樣的男人」「你休想」「休 想?這可由不得你啦」說著劉詩晴用尖尖的高跟鞋踩著程立的襠部,不一會程立 就鼓起了小帳篷,劉詩晴淫蕩地笑著「還正人君子呢,原來也是個賤貨」程立身 不由己,急得臉通紅,他知道強來是不行的,只得求饒「劉小姐,饒了我吧,一 切都好商量」「饒你,你叫我劉小姐我會饒你」說著脫下高跟鞋上床張開美腿, 跨部直對著程立的臉,慢慢地逼近他的鼻和嘴,程立并不知道SM,眼睛盯著劉詩 晴私處的時候,一陣莫名的興奮。劉詩晴見機用腿把程立的頭緊緊地夾住「乖, 寶貝,你現在還不知道叫我什么,等會就知道該怎么叫我啦。這樣你是不是很舒 服」「舒服」程立不由自主地說,「這就對了」她把sichu 直對著程立的眼睛, 程立隔著絲襪朦朧地看見里面綠色花邊內褲「想舔么?」「想」程立已經沒有意 識了「這才乖么,快叫媽媽,媽媽就給你舔,給你快樂,把你帶入人生的天堂」 說著,隔著絲襪內褲在程立的臉上輕輕地摩擦著,慢慢的蹬下,美麗的雙腿 越過程立的頸部、胸部直至褲襠處,在程立小didi隆起的地方輕輕地調弄著「寶 貝,你的小didi可比你聽話,懂得享受呢」其實在劉詩晴的調弄之下,程立的靈 魂已經被征服,他在劉詩晴的胯下,不由自主地發出呢濃的呻吟。劉詩晴見時機 已到,翻過身來,面對著程立用雙腳夾著程立的頭,彎下身來,粉面含春的小臉 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特別的動人,用手托住程立的頭,一雙勾人的媚眼直盯著程 立,櫻桃小口吐出磁性的不可抗距的話語「我是你媽,快叫媽媽」「媽媽」程立 終于不由自主地叫出聲來「喲,這才乖」劉詩晴用粉嫩的小臉在程立的臉上親了 一下,然后放蕩而自信地笑著「好兒子,你媽媽漂亮么?」「漂亮」「你可是真 心做媽媽的兒子?」「真心」「這就好」,劉詩晴不失時機地解看綁在程立身上 的繩索,憑她的感覺,程立是不會反抗的了,她要的是徹底征服程立而不是強迫, 而使他不情愿,程立被解開繩索后,坐了起來迷迷糊糊地問「這是什么地方?」 「你的家呀」劉詩晴站起靠在床的墻壁上,一只美麗性感的絲襪腳壓在程立的襠 部「怎么?剛才的話不記得啦,我是你媽媽,你是我兒子,媽媽的家當然是你的 家啦」 「媽媽、兒子?」程立低下了頭,他的頭腦是清醒的,剛才的情景他是記得 的,況且劉詩晴一只美麗的腳還壓在自己的襠部,一低頭正好看見這只美麗性感 的腳,他有一種莫名的沖動想吻吻這只美麗的腳,不自覺的用雙手撫摩著,劉詩 晴注視著他的一切反映。 劉詩晴見機把腳尖伸到程立的嘴邊,程立趕忙捧起放進嘴里,忘請地舔著, 劉詩晴抽回腳,靠前撩起黑短群,露出絲襪褲包裹著的綠色花邊小內褲直抵程立 的面前「孩子,你喜歡這里吧,別害羞,這里可是你的天堂」程立不由自主把頭 埋在她的雙腿之間,劉詩平彎腰用手撫摩著他的頭發「孩子,這就對了,一切率 性而為,快樂為人生之本呀」望著伏在自己胯下的程立,劉詩晴臉上露出得意的 笑容,她的征服欲得到了充分的滿足,她認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但是她要全 面改造程立,進而從靈魂上真正地控制程立。過了一會,劉詩晴把程立的頭松開, 走下床從壁櫥里拿出一只較大的淡花色兒童小帽和一個肚兜,套在程立的頭上和 胸前,程立的頭正好被罩住。再拿出一面鏡子放到程立的面前「孩子,看看吧」 「這—」程立望著鏡子中自己的形象不知道說什么,劉詩晴一把把他抱入懷 中「呵呵這才象媽媽的寶貝呢」,一雙高聳的乳峰正抵在程立的臉上,劉詩晴坐 下,將程立的頭正面平放在自己的雙腿上,慢慢地解開職業西服,露出性感的粉 紅色的吊帶真絲胸罩,把胸罩向上籠起,掏出豐滿尖挺的rufang,乳頭高聳,周 圍有一片小小的紅暈,奇怪的從乳勾處發出一陣醉人的幽香,劉詩晴用手托起乳房,將乳頭放進程立的口中,程立一把含在嘴立瘋狂地吸著。劉詩晴一只手托著 他的頭,一邊用另一只手解開他的褲帶,找到他的小di,用手在他的小di那堅硬 的小棒上套弄著,好一副別樣的活色生香的哺乳圖,程立吸著吸著,小didi由于 被tao 弄也極度興奮,撲在劉詩晴的懷里,一邊吸一邊呢濃地叫著「媽媽、媽媽」。 劉詩晴臉上露出更得意的笑容,她知道她對程立的控制又進了一步。她看看床頭 壁上的掛鐘。已經很晚了,她不想一次調教到位,對程立還有一個誘導和消除顧 慮的過程,就按了一床邊的門鈴,不一會。李志平推門進來了「報告主人,夜宵 準備好了」,程立正撲在劉詩晴的懷里,嘴里還含著她的乳頭。正盡情地享受呢, 一見李志平進來,象驚弓之鳥,嚇了一跳,頭腦也清醒了許多,趕忙收回嘴坐了 起來「我——」,劉詩晴見到他這神態,呵呵一笑,撤下程立頭上的小帽和胸前 的肚兜「孩子,我們是一家人,你害怕什么,況且,他也是我的奴隸呢」「一家 人?奴隸?」程立不知所語。劉詩晴很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沒關系。媽媽以后 告訴你,今天你沒吃什么東西,一定很餓了吧,我們邊吃邊說」,實話,程立的 確是餓了,況且此時他也不能不知說什么了,就隨著他們一起來到家庭餐廳,在 吃飯的時候劉詩晴告訴他,這是SM游戲,并說明,她并沒有惡意,知道程立不好 女色后,是她的注意要這么玩玩,請程立別怪李志平,并給了一些從網上拷下來 的SM文章和幾盤日本女王影碟「程市長回去看看吧,有興趣我們以后繼續玩,沒 興趣就今天結束。只要程市長不責怪,就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她知道程立是 不會責怪的,是否能繼續哪要看他的M 潛質和今天的調教效果,此時的程立早已 經失去了副市長的威風,木然地呆坐著,本來餓了,可是沒有什么胃口,李志平 也畢躬畢敬地站在旁邊,沒有劉詩晴的容許,他是不敢說話的,況且他的卻也不 知道說什么,劉詩晴就象一位高超的導演在主導著這一切。劉詩晴又介紹了許多 關于SM的事情并提供了一些戀足女S 男M 網站,告訴程立,如果想進一步理會, 可以看看,隨后,劉詩晴親自開車送程立回去。因為已經調教過的緣故,路上劉 詩晴非常自在,倒是程立坐在副駕駛上木然地很不自在,劉詩晴不時放蕩的抽出 手摸摸他的襠部「喲,小didi還在興奮呀呵」,不一會車子到了,劉詩晴下車為 程立打開車門「市長大人,請下車吧」,程立低頭下車,劉詩晴趁勢托起程立的 下巴,櫻桃小口在他的耳傍親親的一吻,吐氣如蘭「乖兒子,今天晚上快樂么?」 「我——」程立依然沒有回過神來,劉詩晴放開他,一只腳高高地搭在小車 外殼上,一雙美麗修長的絲襪美腿張開,撩開短裙露出絲襪裹著性感內褲的胯部, 挑逗地說「現在沒人,不想再享受一下?」程立望著這撩人的姿態,不由自主地 把頭靠了上去,劉詩晴用腿慢慢地夾住程立的頭,用短裙將他的頭罩住,在這寧 靜的夜晚上演著天人合一的浪漫情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