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一夜情牽出一夜情
一夜情牽出一夜情

一夜情牽出一夜情

2003年,我和老公買了輛的士,從單位辭了職跑車。兩人對“挖”,我跑白天,他跑晚上。

  我是個蠻單純的人,三十幾歲的人用單純這個詞可能不適合,應該說是苕吧,從來都不曉得防到別個。我老公總是叮囑我,開的士遇到的人蠻復雜不要被別個騙了。我覺得他說得蠻多余,除了上班開車,連家都不出的人,么樣可能跟別人發生么事呢?但是,事情偏偏就落到我頭上了。

  2004年2 月的一天下午,我帶了個男乘客,一上車就跟我聊天,我一慣不喜歡跟乘客聊天,就沒怎么搭理。坐在前面的那個看到我手機放在車前臺上,就拿過去打他的手機,好顯示電話號碼。為了把手機搶回來,我只好自己把號碼告訴給他了

  晚上交車后,下午坐車的那個人打電話約我出去聊一下。我也不知道是么樣稀里糊涂就去了。他叫萬暉,是外地來武漢出差的,那天散步后,我還去了他們單位設在武漢的辦事處,也就是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隔了一天,萬暉打電話來,說馬上要回去了,想跟我見一面。我很猶豫,吃飯的時候,我對老公說:“你襪子都破了,沒得穿的了。我等下去給你買幾雙。”老公說:“算了吧,你跑了一天車,也累了,襪子么時候不能買。”不過,我到底還是去見了萬暉。我到他那里的時候大概是晚上9 點多鐘吧,我們坐在沙發上,邊聊天邊看電視。看著看著他就坐了過來,一下子把我壓在沙發上,我推開他說:“你要做朋友就規矩點,不然我就走。”然后我坐到旁邊的小凳子上。過一會,他又挨過來。我起身準備走,經過床邊的時候,他順勢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很害怕,一直在反抗,還哭著求他:“求你別這樣,我沒力氣了。你這樣會害我一輩子的。”他聽了,半天沒動,就在我松懈下來的時候,他又把我抱住,跟我發生了關系。

  我覺得自己好苕啊,這么容易就被別人哄了。我走的時候,他掏出一百塊錢給我,說:“你拿到,我總不能還讓你自己出的士費吧。”我覺得蠻受侮辱的,不想要他的錢,就說打的要不了那多。他又從包里搜出個五十的遞給我。我想,我打的來花了二十多塊錢,回去又要花二十多,就伸手把錢接了。走出門,我心里蠻不是個滋味,就給老公打了個電話,又不知道說什么,就扯謊說我剛跟以前的一個同學逛完街,準備回家。老公說他還在武昌,不能接我,要我自己坐車回去。我攔了個的士,剛上車,老公又發來短信,問我上車沒,我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犯了糊涂,我說去買襪子其實就是在找借口出門。

  我去以前還怕出什么事,還做了些準備。本來我覺得自己可以控制局面,但在那種時候,我根本沒辦法。我覺得自己真的是苕啊,50塊錢就把自己賣了。)我令老公恥辱他的心里有了疙瘩

  第二天,萬暉就回去了。那天晚上,我越想越不甘心,他肯定把我當成了賤女人。于是,我給他發了很多短信,他也回短信跟我聊天。過后的幾天,我們就沒有聯系了。我以為這件事到此為止了。沒想到有一天,萬暉突然給我發了個短信:我想你。

  這個短信正好被老公看到了,他跑去電信局把我的通話清單都打了出來。那天,我正在開車,老公打了個電話說要用車。我把車開回去時心里就七上八下,真的是做賊心虛,手腳都軟了。

  到了家,他重重地把房門一關,問我到底是什么回事。我知道他曉得了,就跟他講了一些,但我還是想盡辦法扯謊,不承認跟別人發生過關系。為了讓他相信,我還跟他下跪發毒誓,一直鬧得我娘家的人都來了,所有人都勸他算了,他才停下來。

  老公心里有了疙瘩,有天出車回來,他對我說,他晚上只要載到一起乘車的男女,心里就蠻不舒服,只想把別個趕下去就好。我知道他其實也想忘記這件事,忘不了他也很痛苦。見到他這種樣子,我心里揪心地疼,悔得腸子都青了。我不曉得自己為么事這么苕,把眼看就好起來的日子給毀了。我是真的后悔,他一發脾氣,我就跪下來給他磕頭,要不然,我就跑到廁所里,自己鏟自己耳光,一直鏟到手發軟為止。

  我成了一個小媳婦,只要一看到他臉沉著,就蠻害怕,就湊過去討好他,我甚至對他說:“我曉得這件事對你打擊很大。這樣子,你不要跟我離婚,你不管怎樣對我,我都認了,你在外面找個人,我不管你。(我怕他把我當成賤女人,我給他發短信就是不甘心,想改變他的看法。”對她這種沒有邏輯的回答,我只能推測,也許在潛意識中,許蕓想用短信套出萬暉的真實想法,也想讓萬暉對她生出一點真情,以免給萬暉留下一個賤女人的印象。)原來新婚時老公就出過軌

  有一天,老公一回來就跟我下跪,一直說對不起我。我猜他肯定是在外面找了小姐,覺得對不起我。但他沒說,我也沒追問。么辦呢?是我自己把這個家毀了,我只能對他說:“你別這樣,以后日子還長,我們都好好過。”

  但我心里壓抑極了。有天跑車,我開著開著突然想:干脆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他,瞞著他,我一輩子都不安心。他也說過會原諒我的。跟他說了,過些時,他自己也許會想轉過來了。

  我打電話給他說要跟他好好談談,他沒有意外,也許他早料到有這么一天。

  回到家,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經過都跟他說了,甚至連我后來打電話給萬暉,讓他幫我圓謊的事都說給老公聽了。老公聽完后呆了半天,跟我說:“我們可以去告他。”我知道這不現實,事情發生了那么久,又沒有任何證據。

  雖然我坦白了一切,但老公心里的疙瘩還是解不開。我們隔三岔五就吵一架,直到他終于又提出了離婚。那一次,我什么也沒說就同意了,那時候我們已經分床很久了。我對他說:“離婚前,我想告訴你一個女人的最大的秘密。”他問是什么。我說:“從跑的士起,你一直是開夜車的,我們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

  你總說我在那方面很冷淡,其實你不知道,當我真正需要你的時候,你卻在外面跑車。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聽我說了這些話,老公一把抱著我說:“你怎么不早說呀。你既然說到這了,我也有事情告訴你,我們干脆把所有的事情都攤開來說。”我讓他先說,沒想到他說出的竟然是隱瞞了五年的秘密。他告訴我,我們結婚才兩個月的時候,他就經不起朋友的慫恿和誘惑,去找了小姐的。還有,我懷孕的時候,他跟一個我們都認得的嫂子開過幾次房。他這一說,我想起結婚不久,有天他回家,我見他膝蓋上有涼席的紅印子,當時我還跟他開玩笑,但是,我很信任他,一點也沒在意。

  聽了他的話,我真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我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些事,并且隱瞞了五年沒告訴我。但我只是對他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過去的事,我們都忘了吧,今后兩個人就好好過日子。”

  他用冷漠來懲罰我

  我們以為話說透了,既然雙方都犯過錯,那就相互原諒吧。我可以做到,但老公卻做不到。

  因為心里不痛快,老公迷上了喝酒打牌。他在外打牌輸了千多塊,回來跟我說,我還要安慰他。我不在乎他輸了多少錢,只要看到他臉上有笑容,我就覺得高興。

  有次,我們吵完架,他出門跑車,我想來想去覺得自己不該跟他吵,又打電話給他。他卻說:“你不要管我,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就當我不存在。”聽了他的話,我好絕望呀,我們都做過錯事,我一直在贖罪,而他卻用冷漠來懲罰我。那一次,我吞下一整瓶安眠藥,老公覺得我這樣做是成心掉他的面子。在醫院里,他對我說:“你以為這樣就有用?莫看我照顧了你幾天,要不是不想讓別人看我的笑話,我連醫院都不來。”

  因為怕他多心,我在外不敢跟任何男人說話,就連他的朋友要求他幫忙請我吃飯,他都會不高興。有一次,他連著打了七天牌,回來后,我勸他不要這么打牌,家里還有債要還,以后的日子還要過,他馬上就頂我一句:“是我不想好好過嗎?我以前是這樣嗎?”我知道他的意思:把好日子毀了的人是我,我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們經常提離婚,但我總是想辦法拖著。我蠻小就來了武漢打工,跟他談朋友后,我就把他當成了最親的人,比父母還親,我不愿意跟他離。我想好好跟他談,可是只要我一問他有什么打算,他就會說離婚。

  前段時間,我們鬧離婚,還一起去了民政局,因為沒有離婚協議就沒辦成。

  上個星期,我們吵架,我氣不過,跟他說:“你到底要我么樣?你憑什么這樣對我,你也做過錯事。”這話一下子點了他的筋,他蠻惱火,一拳頭打過來,把我的臉都打腫了,現在還沒完全好。

  (在許蕓講述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觀察她,她確實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女人,正因為單純,才把事情想得太簡單,才鑄成大錯。其實,既然兩人都錯了,雙方都多想想自己的不是,原諒對方,這個家是可以破鏡重圓的。可惜,她老公做不到,有些事已經在他心里生根發芽,很難拔掉。曾經發生的事讓雙方都變得特別敏感,矛盾一觸即發。我對許蕓說:“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自己心里也忘不掉這些事。正因如此,你才敏感。也許他有些話并不是針對那件事,但你卻總覺得他話里有話。所以才追倒他問,他一煩就又跟你提離婚。”

  最后,我問許蕓準備怎么辦,她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我們的離婚協議都寫了,還沒簽字。我還抱著一絲僥幸心理,希望我們還有緩和的余地,但我沒抱蠻大希望。”(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