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DV里的秘密
DV里的秘密

DV里的秘密


「媽,今天的瑜伽教練,怎么是個男的?」澤凱借機假裝好奇,試探性的問道。

  「哦,小凱你說新來的劉教練啊,之前的吳姐姐家里有事情辭職了,劉教練是來代替她的,聽會所的人說他們兩個還是男女朋友關系。」蕓熙自然的回答到。
  「瑜伽教練不應該是女的么?」澤凱繼續敲打到。

  美麗繼母的臉上還是自然的微笑,看不出任何的異常,「其實男教練也不錯,要求嚴格,又有力氣,今天要不是他幫忙,我有幾個動作還是和以前一樣,做不標準呢」

  蕓熙出門以后,澤凱看了一眼客廳墻上的掛鐘,距離自己和孫棟約的時間還有接近半個小時,要不上網打發一下時間算了……走到一樓的主臥門前,他停了下來。高中學習緊張,周末難得在家,自己很少進父母的房間,從門口看見去,臥室顯的相當整潔,這時澤凱的目光落在了今早看到的DV上。是了,反正這DV家里買回來以后也一直沒怎么用,不如自己擺弄擺弄,學會了以后下次和小女友一起出去的時候錄視頻用。

  拿起DV擺弄了幾下,澤凱發現自己體育不行,對電器設備卻真是有天賦,雖然從來沒用過,但擺弄兩下就明白怎么操作DV了。

  「咳……1、2、3現在開始測試」他把攝像頭和屏幕都對著自己的方向,「嗯,怎么不能錄?原來儲存空間是滿的啊」。澤凱放低DV繼續擺弄了起來,DV的內存卡已經滿了,8個G的空間被幾十個視頻文件占的滿滿的。

  看來不刪掉點兒文件是沒法用這臺DV了,也不知道那個文件能刪,哪個不能刪除,也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時候錄了這么多視頻。澤凱一邊想著,一邊隨手打開了一個日期最遠的視頻文件,然后,他就被視頻中的畫面和聲音給震驚了……
  錄像的光線不錯,雖然是晚上拍的,但是室內的日光燈是開著的,澤凱一下就看清視頻的主角 -蕓熙,自己的美麗繼母,拍攝的地點看起來就在家里主臥的床上。DV看起來拿在一個仰躺在床的男人的手上,正對著跪在男人兩腿之間的的蕓熙攝像。男人上身赤裸,下身還穿著平角短褲。蕓熙的裝扮看起來就要淫靡多了,臉上紅霞照耀,顯的很興奮的樣子,雖然是在家里,但臉上還化了淡淡的妝。

  蕓熙的脖子上戴著一個黑色的膠皮項圈,項圈上延伸出一條銀色的金屬鏈,似乎正掌握在手持DV的男子的手中。她的身上穿的是一件又薄又緊的橙色泳裝,泳裝的肩部是兩條細細的帶子,香肩和鎖骨毫無保留的被展示DV的鏡頭前,因為泳裝偏小,材質很薄的關系,從畫面上能清晰的看到胸前兩座堅挺山峰小乳頭的形狀。泳裝腰部的倒V型開叉開的很高,幾乎到了側面的肋部中間。

  蕓熙乖巧的跪在手持DV男子的雙腿之間,雙眼中滿是媚意,「鴻,我好想你……給我吧……」雙手輕柔的把男人的平角短褲慢慢脫下后,發現男人兩腿之間的小弟弟還是低垂著頭,眼中雖然閃過一絲失望,但美麗的繼母還是很快調整好自己的表情,面帶微笑的看著手持DV的男子。

  「鴻,我可以……幫你嗎……」

  「蕓……對不起……每次都要你用嘴……」男人的聲音終于響起,是自己的父親鄒鴻波沒錯了。澤凱感覺緊張的心情放松了一些,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繼續盯著畫面看。

  美麗的繼母用力搖了搖頭,「沒關系……鴻……你知道的……我愛你……愿意為你做任何事……」身體向屏幕的遠端挪了挪,俯下身去,面帶笑意的看著男人,然后用雙手溫柔的輕捧起陰莖,親吻了一下龜頭,男人手持的DV晃了晃又恢復了平穩。

  看來老爸的小弟弟和自己的一樣,屬于亞洲人傳統的小陰莖,只有在勃起的時候才會變大,平時收縮狀態時尺寸很小。澤凱不禁想起了生理衛生課上老師關于男子陰莖的講解。

  鏡頭里男人的陰莖已經有些勃起,美麗的繼母一手輕握著陰莖一手輕托著男人的陰囊,溫柔的親吻著,親了一會兒,蕓熙緩緩抬起頭張開嘴將鬼頭含入。這時鏡頭又有些顫抖,鄒鴻波發出了幾聲舒服的低吼聲,左手松開金屬鏈條的皮質把手,愛憐的撫摸著自己美麗妻子的臉龐和發梢。自始至終蕓熙的一雙美目都是滿含笑意的看著鄒鴻波。

  這時陰莖的五分之三已經被含在在美麗繼母的櫻桃小嘴中,隨著溫暖口腔的刺激,男人的陰莖的直徑明顯比剛才膨脹了整整一圈,蕓熙也確實感受到了口中的不適,她現在小嘴長撐成O型,剛好勉強箍住鴻波的陰莖,不過看不出她有任何放棄的意思,用手輕輕的將兩側的頭發捋到耳后,略微皺了皺眉,然后就開始專注的一上一下的開始緩緩吞吐心愛丈夫的肉棒。

  隨著蕓熙的動作頻率越來越快,鄒鴻波的陰莖也一點一點兒的勃起到最大,慢慢的他愛撫自己妻子發梢的手不自覺的收緊,變成了略顯粗暴的抓著蕓熙的頭發,讓她的頭部緩緩離開自己兩腿之間。

  「蕓……可以了……我們開始吧」

  聽到自己丈夫的聲音,蕓熙停下了動作慢慢抬頭,隨著堅挺的肉棒從嘴中彈出,發出「啵」的一聲,聽到這令人羞恥的聲音,美麗人妻的臉更紅了。

  「鴻……你想用……什么姿勢……?」蕓熙微瞇著眼睛,一手輕扶著丈夫完全勃起陰莖,一手緩緩的在他的大腿內側愛撫。

  「蕓,用上次的姿勢吧……我喜歡看你的后面」美麗的人妻會意的轉過身,一邊回頭看著,一邊跨坐在男人的兩腿之間,乖巧的用兩瓣翹臀之間的縫隙,慢慢摩擦著男人脹大的肉棒。

  這時鏡頭轉了幾下,好像是鄒鴻波把DV從手里放到了床頭柜上,把鏡頭對著蕓熙。然后男人把手伸向了蕓熙的兩腿之間,輕輕的一下一下的刮著。

  「啊……啊……啊……別這樣……鴻……快給我……呀……」隨著男人挑逗的動作,蕓熙的身體也開始輕輕的顫抖。鄒鴻波看到自己的愛妻已經進入狀態,不再遲疑,一手握住蕓熙的臀瓣,一手操作著自己的陰莖,對準她兩腿之間的極樂之源,深入了進去。

  「啊…………終于進來了…………好愛你…………鴻……」美麗的繼母滿足的高高仰起脖子,面部對著天花板,嘴張得大大的,眼角似乎有什么晶瑩的東西在閃光。

  「蕓……我也愛你」鄒鴻波開始用兩手把握著嬌妻美臀的側面,緩緩的抽送起來。

  「啊…………嗯……嗯……嗯……啊…………嗯…………嗯……嗯……嗯…………」隨著鄒鴻波深入淺出的抽送,美麗繼母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或許是擔心被樓上的澤凱和敏婷聽到,本來是兩只手支撐身體的蕓熙抽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蕓……沒關系的……房間隔音非常好……想叫……你就叫吧」鄒鴻波一邊繼續抽送著,一邊對妻子說到。

  「不行啊……嗯…………嗯……萬一……嗯…………他們……嗯…………下樓……嗯…………聽到……」

  「沒關系……蕓……來我們換個姿勢……」抽送了大概一百來下,鄒鴻波說道。

  不等蕓熙反應,鄒鴻波將美麗的繼母向前推倒,然后自己在床上坐起,這樣兩個人的姿勢就從男下女上的后背位轉換成了老漢推車。

  這時跪在床上的鄒鴻波用左手輕輕的開始在蕓熙美麗的臀部撫摸,「蕓……可以么……對不起……我又有點……不是那么硬了……」

  跪趴在床上的蕓熙側過臉,媚眼如絲的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后把旁邊的枕頭拖過來蒙住了自己的臉。

  只見這時鏡頭中的鄒鴻波緩緩舉起右手,然后迅速的向蕓熙的右臀拍了下去「啪……!」「噢……!」蕓熙好看的臀瓣馬上像果凍一樣顫了起來,緊接著五個紅色的指紋印記迅速在雪白的臀部浮現,接下來又舉起左手,向左臀瓣拍了下去。「啪……!」「啊……!」然后又是右邊……「啪……!」「啊……!」一邊打了十幾下以后,蕓熙的屁股已經看起來像倒過來的熟透的水蜜桃一樣。
  這時的鄒鴻波似乎又找到了狀態,開始像一個駕馭駿馬在草原上馳騁的騎士一樣,一邊停止了對自己胯下尤物的鞭策,一邊前前后后的開始抽送起來。顯然剛才輕度的SM對刺激男人的勃起效果不錯,盡管用羽毛枕蓋住了臉,但蕓熙亢奮的聲音還是從羽毛枕中穿透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

  「蕓,我要來了……」連續再抽送了兩百來下以后,鄒鴻波明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再次開始拍打美麗妻子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 !啊~ !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很快,在沖刺一樣的抽送之后,兩人同步達了高潮。鄒鴻波躺倒在床上喘著粗氣,蕓熙溫柔的趴在丈夫身上,頭貼著他的胸部。

  「蕓……對不起……弄疼你了吧……」

  「沒關系的……鴻……我愛你……愿意為你做任何事……」美麗人妻的聲音越來越小「而且……剛才……人家也到了……」

  「蕓……」把愛妻摟在懷中,深情的親吻著……

  這段視頻到這里就結束彈出了,澤凱看的是目瞪口呆,血脈僨張,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端莊美麗的繼母在床上竟然是這么……放得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