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不吃虧
不吃虧

不吃虧

Readingweek。起得很早,到圖書館去趕兩篇悶悶的termpaper。shuttlebus還沒有來,隨手從厚厚的背包里抽出來一本書,隨便翻翻,DrucillaCornell的AttheHeartofFreedom:Feminism,Sex,andEquality。居然是這一本!Drucilla用她那晦澀的口號式的語句寫道:Socialiststateswerenotoriousfortherepressionofsexualfreedom。于是在Seminar上,同學們就用異樣好奇而又憐憫的目光看著我。偏見!

  bus來了,碰到了老公的一個朋友,想躲他,沒有躲開,他就徑直坐在了我身邊,聊了一會兒天,臨走時他還不忘輕薄了我一下,他說: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惱著追著他打沒有打到。

  和他是通過老公才認識的,老公和他還有他的pp老婆都是T大一個系的同學。老公早他們一年出國。他們因為約定一起出來,所以耽擱了一年。他的老婆原來是他們系的系花。

  起先聽說T大沒有美女的,但見了他老婆才知道是這是謠言,也明白了他為什么會心甘情愿的等她一年才一起出來。老公大學時好像也追過這個女生,發展過一段時間但是沒有成功(笨老公^_^ )。

  因為老公的關系,慢慢就和他們很熟了,經常一起吃飯和鬧著玩。后來有一次,出了一段小插曲。

  快放寒假的時候,天總是灰蒙蒙的,下午四點一過,陰郁就爬滿了天空。一次吃飯的時候,和老公朋友夫婦抱怨嚴寒,抱怨白日的苦短。他們提議去附近的一個waterparkresorts玩,那里有人造的熱帶風情,所以很高興的就答應了。等不及周末,周四正好大家都有空,就起了個大早乘同一輛車去,開了四個多小時到了那里,很大的一個水上公園,有indoor和outdoor兩部分還有一個附帶的Hotel。冬天只開放indoor的部分。我們沒有住下來的打算,晚上還要趕回學校。

  買了wristband,換了bikini走進waterpark。兩個男生已經在里面了。從那一刻起,老公目光就沒有離開朋友的老婆,色迷迷的不斷的掃過酷烈的白光映托下的她的胸前丘壑,我在背后捶他他也巋然不動。老公的朋友也是一樣,不住的上下打量我,既然無處躲藏,就索性讓他看了。本來以為他們來過這里,結果他們說自己也是剛聽朋友說起,第一次來。四周環顧了一下,透明的很高的穹頂,可能是想采些自然光,但是那天有些陰沉,所以室內仍然開著雪白的強光燈。靠近入口處有幾爿小店,賣些簡單的食物和飲料,還有紀念品以及水上用品什么的。

  公園的主體是各式各樣的水上活動。有模擬海浪的沙灘,lazyriver(就是有自動水流的河道,坐在皮筏子或者救生圈上會自動漂流的),模擬沖浪等等的設施。不過最吸引人的還是那個幾個巨大的waterrollercoaster,彎彎曲曲的滑梯一樣的圓筒,人從里面沖下來,呼喊著急馳的躍入水中。我覺得蠻刺激的,就拉著他們去玩最高最陡的一個,他們也沒經驗,就和我一起去了。

  因為不是周末,park里空蕩蕩的,沒有多少人,也省去了擁擠和排隊的煩惱。

  爬上很高的木頭樓梯,才知道必須自己從下面撿皮筏子拿上來。老公他們兩個又跑下去了一趟。兩個人一個皮筏子,重量輕的伸腿坐前面,重的叉開腿作后面,然后手拉緊皮筏子兩邊的把手,服務人員開動電門,啟動傳送帶,把皮筏子放入滑筒管道,就沖下來了,滑筒是全封閉的,里面一片漆黑,一開始就是一個幾乎直角的陡坡,讓人心里一懸,我還沒喊,老公就在后面大叫起來了,接著一個小上坡,一股水柱不期而至,然后又快速旋轉的朝下沖去,幾起幾伏,轉的人頭暈目眩,黑暗的旋轉中,時間與空間的概念模糊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看到一處亮光,然后就沖入水池中。我覺得蠻過癮的,老公卻嚇得面如土色,正在笑他沒用,朋友和他老婆也沖了下來。朋友還好,他老婆也嚇得不輕,好像在管道里還嗆了水,不住的咳嗽。色老公這時倒是忘了害怕,沒遮攔的盯著人家急促起伏的胸部看。

  老公和朋友的老婆都堅決不玩這個rollercoaster,而我還意猶未盡,強拉著老公去,因為一個人玩不了,皮筏必須坐兩個人,不然會翻。老公很為難,不肯去。最后商議的結果,我和老公的朋友再去玩rollercoaster,老公陪朋友的老婆去試一下其他的東東。

  和老公的朋友拿著皮筏子又爬上樓梯,坐絪ter,彎彎曲曲的滑梯一樣的圓筒,人從里面沖下來,呼喊著急馳的躍入水中。我覺得蠻刺激的,就拉著他們去玩最高最陡的一個,他們也沒經驗,就和我一起去了。

  因為不是周末,park里空蕩蕩的,沒有多少人,也省去了擁擠和排隊的煩惱。

  爬上很高的木頭樓梯,才知道必須自己從下面撿皮筏子拿上來。老公他們兩個又跑下去了一趟。兩個人一個皮筏子,重量輕的伸腿坐前面,重的叉開腿作后面,然后手拉緊皮筏子兩邊的把手,服務人員開動電門,啟動傳送帶,把皮筏子放入滑筒管道,就沖下來了,滑筒是全封閉的,里面一片漆黑,一開始就是一個幾乎直角的陡坡,讓人心里一懸,我還沒喊,老公就在后面大叫起來了,接著一個小上坡,一股水柱不期而至,然后又快速旋轉的朝下沖去,幾起幾伏,轉的人頭暈目眩,黑暗的旋轉中,時間與空間的概念模糊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看到一處亮光,然后就沖入水池中。我覺得蠻過癮的,老公卻嚇得面如土色,正在笑他沒用,朋友和他老婆也沖了下來。朋友還好,他老婆也嚇得不輕,好像在管道里還嗆了水,不住的咳嗽。色老公這時倒是忘了害怕,沒遮攔的盯著人家急促起伏的胸部看。

  老公和朋友的老婆都堅決不玩這個rollercoaster,而我還意猶未盡,強拉著老公去,因為一個人玩不了,皮筏必須坐兩個人,不然會翻。老公很為難,不肯去。最后商議的結果,我和老公的朋友再去玩rollercoaster,老公陪朋友的老婆去試一下其他的東東。

  和老公的朋友拿著皮筏子又爬上樓梯,坐進皮筏子才覺得別扭,我還是坐在前面,他叉開腿坐在我后面,皮筏子很小,于是我的pp就頂在他的兩腿之間了,又被沖下去,第二次沒有了第一次那種意外的驚嚇,感覺好多了,但是在管道里來回轉動的過程中,隔著兩層泳衣,我的pp不斷的摩擦到他那里,明顯的感覺到他的dd勃起了,沖進水池,我利索的爬上了岸,他卻賴著不出來,喊他快些出來,他才扭捏的用皮筏子擋著自己笨拙的從淺灘上岸。這才明白他在擋支起的帳篷~ :p我居然還有一些得意。

  本來不打算和他玩了,他又非拉著我說再玩一次。因為剛才是我拉他去的,所以不好拒絕他,就和他又爬上了樓梯。上了樓梯,遠遠的看到老公正和朋友的老婆在遠處玩水上籃球,很高興的樣子,喊他們,他們自然沒聽見。坐進筏子,又頂在了一起,這次他居然膽子更大了,一進管道,他就摟住了我的腰,這樣一來,我就貼他貼的更緊了。隨著旋轉,他的dd深深淺淺的蹭著我的pp。我想掙脫,但是抓著扶手的兩只手又不敢松開,就給他抱了一路下來。一到出口,我就不理他了,一個人爬上岸,獨自朝老公他們那邊走去。老公的朋友在后面訕訕的跟著。

  老公正興致勃勃的教朋友的老婆投籃,手不規矩的一會兒比劃人家挺胸,一會兒比劃人家收腹,我喊了他好幾聲,他才聽到,我說我想去玩別的,老公居然對我說,你自己去玩吧。然后又轉過頭去教朋友的老婆投籃,那女人" 咯咯" 的笑著,我當時殺他的心都有了。我黑著臉站在那里,他也不理我。倒是老公的朋友過來安慰我,問我是不是有些累了,拉我到一旁一爿熱帶風情的小店坐下,給我點了果汁,他要了啤酒。

  我指著老公沖他說,他欺負你的老婆,你還不去打他。他卻幾分壞笑的說,我也賺回來了,起碼不吃虧。我揮拳打他,他不躲。和他聊天,但是眼睛卻還不住地看著老公。那個可惡的家伙,又在教人家游泳了,他平托著朋友的老婆,兩只手不安分的放在人家的胸部和私處,興奮得喊著些什么,大概是指揮她劃水吧。

  混蛋!

  索性不去看他。

  老公的朋友斷斷續續的和我著聊著天,也許并不斷續,是我沒有注意聽。他似乎問我要不要也來一聽啤酒,我忘記了我說是要還是不要,可能只是點了點頭,或者根本也沒有回答。他拿了一罐打開的啤酒放在我的面前,金屬亮澤的包裝上鍍著層水珠,在屋頂的強光照射下,閃著的亮光。我可能也沒想,拿起來就一飲而盡,片刻間,有些豪爽的感覺,但是最后一口還是不可避免的嗆到了,咳嗽著。

  老公的朋友很體貼的輕輕地撫拍著我的后背,問我好些了么。我點點頭。

  他問我還想不想去玩rollercoaster,我心里還是蠻想的,但是有些猶豫,一扭頭看到老公和她還在那里勤奮的學習游泳。就答應他,跟他去了。

  結果他更加的變本加厲了,一進滑筒便一手攬著我腰,另一只手斜插著探入了我的bikinitop,握住我的咪咪。我的心里緊了一下。但是像剛才一樣的無可奈何。他的力道隨著彎道到急緩而變化著,時輕時重;他用手指夾緊我的乳頭,身體在彎道里不斷的顛簸,乳頭也不斷的被他緊拉或是放松。我的乳頭一向敏感,他的dd又在后面硬硬的頂著我,有些迷離,心底涌出一股燥熱的感覺,慢慢的擴散到全身,直到指尖。是酒么?

  突然的,我們被水流拋入池中,他慌忙縮手,險些讓我走光( // 汗,差點就糗大了)。

  他似乎膽子越來越大了,居然敢在水池里捏了捏我的pp。我又有些惱,說要去洗手間。

  他跟在后面,說也要去。WaterPark的衛生間,也是模仿海灘的風格,在角落里有四五間,原椰木的外觀,不分男女,進去把門插上就行了。我剛推門進去,他就一個箭步跟上來,也擠了進來,把門從后面關上。

  我吃驚的問,你要干什么。他一臉的壞笑的說,給我親一下。我沒有想到他這么大膽,就對他說,你出去。

  他絲毫沒有出去的意思,嘻笑的看著我。空氣中彌漫著讓人不安的味道。

  我繞過他,想拉門出去,結果他突然的從背后壓過來,用身體把我摁在門上,緊貼著我。我掙扎,用力用雙手撐著門,想把他頂開,他卻趁機把兩只手繞到我的胸前,把我的bikinitop推了起來,兩只手結實的握住我的乳房。我繼續的掙扎著,但是一切都是徒勞,他的力氣是那樣大,我在他面前只是一只無助的小貓。我的拼力掙扎對他絲毫不起作用,或者唯一的作用就是使他更加的興奮。

  我有些絕望了。意識到會發生什么,又不敢去想……我原以為他會粗魯的進來,就像老公通常的那樣。但是沒想到,他卻異常的耐心,想細品著一杯香茗一樣輕輕的吻著,撫摸著我,揉捏著我。我漸漸的要化掉了。

  我不再反抗了,或許是累了。但是我執意不肯轉過身來,手仍然撐在門上,不知道是害怕面對他,還是為了維護最后的一點尊嚴。

  他在我耳后哈著氣,絲絲的啤酒的香味,麥芽就是這個味道么?奇怪,我為什么會想到麥芽?

  他褪下了我的褲褲,一只手仍然霸道的握著我的咪咪,不斷的刺激著我的乳頭,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向下摸去,我仍然下意識的躲了一下,結果裸露的pp撞到了他同樣裸露的dd上,燙燙的,他什么時候把泳褲也脫了?

  他不斷的用手揉捏扣弄著我的下面,dd又在后面不停的摩擦著我,我腿有些軟了,臉燒的厲害。

  終于,他打算進來了。

  為什么我要用" 終于" 二字?

  但是這個樣子并不好進來,他的dd像一頭迷失的小鹿一樣,四處的亂撞,他每撞我一次,我心就緊一下。

  我還是忍不住了,把肩靠在門上,pp稍微向后翹了翹,伸出一只手從后面握住他的dd,給他指引。這是結婚后第一次碰到別的男生的dd,心跳得快從喉嚨里跳了出來。

  他很順利得進來了,像一個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家,頓時的興奮起來,動作也愈加的粗魯。我用牙齒咬住嘴唇,努力不發出聲來,但是做不到………………

  很久沒有體驗過作愛中達到高潮的感覺了。

  他射在了里面,是我告訴他我是安全期的。我要死了。

  他先穿上了泳褲,我卻趴在門上直不起來腰,不過還是強忍著把他先推出了門。我不想當著他的面清理。

  他射了好多出來,我也流了好多的水水,一片狼藉。

  終于一切妥當。出了衛生間的門趕緊跳進水池中,那股重重的漂白粉味應該能夠遮去我身上的味道。他卻很得意的坐在一旁看著我有些驚慌的樣子。我突然間不想再去理他了,心里一陣陣的愧疚,想去找老公,我要老公!

  可是翻遍了整個Park,也沒有找到老公和朋友的老婆,他仍然跟在我后面,看著我一臉失望的表情,依然壞笑著說:他們私奔了。我有些想哭。

  他拉我吃了些東西,又玩了半晌,他又拉我去了一次衛生間。這次他坐在馬桶上,我面朝他坐在他身上。他很喜歡我的咪咪,愛不釋手。衛生間的馬桶沒有蓋子,他坐在那里很辛苦。我覺得很對不起他。他很長……作完以后,他把頭埋在我的胸前,我摟著他的頭,很久。

  傍晚時分,老公才和朋友的老婆神秘的出現。我氣惱了,不理老公,老公低眉順眼的賠不是,說他們餓了,不想吃Park里的熱狗,就想找個地方吃飯,反正有writstband,一會兒還可以再回來。出門開了很久,迷路了,這才回來。我問他吃的什么,他又答不上來。

  晚上驅車回家,路上的氣氛有些怪。

  ……

  到了月底,信用卡公司寄statement來,老公的卡上赫然有那一天在那家Hotel的消費記錄,我生氣的質問他這是什么,他似乎很有理的說:

  那天你和他一起到衛生間去干什么?

  于是,一切都成了心照不宣。

  我真傻,只有我是最傻的。但是又想到了老公朋友的那句話:反正我也不吃虧 // blush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