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騷婦的樂章
騷婦的樂章

騷婦的樂章


仲夏,夜幕初臨,滿城華燈絢爛,夜生活的繁華悄然而至。在一個酒店的豪華套房里,卻關著吊燈,只亮著幾顆柔和的裝飾燈,閃著一絲曖昧的昏黃,電視里阿根廷和法國本來激烈的世界杯八分之一決賽,甚至帕瓦爾精彩的天外飛仙也沒能讓韓軍的眼神有些微的轉動,此時對他來說,對面浴室里有節奏的水流聲和若隱若現的妖嬈身姿,才是全世界,其他的一切繁華和精彩,于他,都不過如此。


  浴室里的少婦揉動著成熟的肉體,堅挺的胸部,肥碩卻又微翹的屁股,微微泛紅的皮膚,浸在沐浴液搓起的泡沫里,就好像被翻騰的浪花裹挾著的帶血的鱈魚,韓軍這頭鯊魚早就聞腥而來,恨不得馬上沖過去一口吃下,想象著過一會這個性感的教師少婦就要在自己胯下承歡淫叫,韓軍小腹一熱,陽物再度暴漲,正當他興奮著,手機突然響了,低頭一看是媳婦慕蕓打來的,這兩天媳婦在外地出差,這會兒打來不知有什么事,韓軍馬上回了回神,走到窗口把電話接了起來:


  “喂,蕓兒,怎么啦?”


  “老公,吃飯了么?下班沒?”


  “哦,吃過了,馬上準備下班呢。你呢,累不累?哪天回來?”


  “我呀,還可以,后天回去呢。對了老公,剛我一個表姐打電話來說明天孩子辦滿月禮呢,邀請我,我又去不了,明天辛苦你去應付一下,好不好?”


  “沒問題,明天我早點……”韓軍側著身子,看著窗外,正回復媳婦,“過去”倆字還沒說出口,突然大腿根部一涼,整個身體跟著猛然一抖,倒吸了一口涼氣,手機差點掉下來。原來剛洗澡的少婦趁韓軍沒注意,俯蹲在他胯下,小手撫摸著他的大腿內側敏感帶,一口將他的雞巴連根含住,柔軟的嘴唇卻像兩把鉗子,緊緊地包裹住巨大的陰莖,舌頭快速的挑逗,36D的巨乳不停地摩擦著他的膝蓋,韓軍如墜云霧里,似泡溫泉中,最要命的是少婦此時還媚眼如絲的盯著韓軍,眼里滿含欲火,每一次眨眼都仿佛在說:快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征服我。


  “喂,老公?你怎么啦?”


  “哦,哦,沒…沒…事,媳婦,剛下樓一不小心踩空了…放…放心吧,明天我肯定去。你多注意身體…”韓軍緊咬著下嘴唇,硬撐著回復慕蕓,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液,他做夢也沒想到少婦竟會如此大膽調皮,雞巴在少婦的靈活攻勢下,一陣陣的快感涌向龜頭 只怕不用一分鐘變要噴射,他只能低著頭用渴求的眼神示意少婦停下,然而少婦沖著韓軍狡黠的一笑, 再一次連根含住,啾啾啾啾,一吞一吐地,更加賣力了……


“ 嗯嗯,好的,那你也多注意休息,后天回來提前給你電話,去接我哦。”


  “嗯…嗯…,好的,早點休息吧,晚安老婆。”


  “嗯嗯,那你快點回家吧,晚安老……”


  韓軍剛說完晚安就忍著巨大得刺激把手機放到桌上,他覺得自己已經出現了幻覺,心想老婆怎么沒把“老公”說完就掛了,一定是身體太過興奮沒聽清楚,自己竟從來沒這么舒爽過。韓軍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壓抑住射精的沖動,此時那少婦已爬上床,套著一身漏乳開襠式的連體絲襪,正翻身準備拿床頭的手機,碩大的臀部不偏不倚的正對著韓軍,經過剛才那一番口交,他早已欲火沖天,胯下肉棒青筋暴突,龜頭上下有力的抖動,仿佛吐信的巨蟒,韓軍望著少婦肉臀,哪里還忍得住,大踏步沖過去,雙手將少婦死死地按在床上,騎跨在她身上,大雞巴直直的刺進肉穴,略微頓上兩秒,感受著少婦陰道緊致的包裹和吮吸,這是韓軍特有的習慣,他總結這肉棒進去的頭兩秒是女人最敏感的瞬間,陰道會由于巨大的刺激感和充實感而條件反射式的緊縮、蠕動,出現短暫劇烈的抖動,尤其是身體敏感、淫水充足的少婦,更極品的是,這個少婦當初是剖腹產,陰道有一種同齡少婦少有的緊致,那感覺,勝過按摩棒百倍……兩秒之后,韓軍不顧胯下少婦的驚呼,扎穩了馬步,開始瘋狂的抽插,每一次都直抵子宮,撞擊的少婦臀肉飛速抖動,翻起淫浪,巨大的睪丸隨著抽插的節奏不停地拍打著陰蒂,每打一次,少婦的身體都猛地一顫,韓軍就這么瘋狂的抽動了五十多下,少婦嘴里的呻吟已不成規律,時而嗚咽,時而高亢:


  “老公,老公,我…我…錯啦,慢…慢點,啊…啊…,操死了,操我…,快…快…點,”


  聽著少婦語無倫次的呻吟,韓軍出了勝利者的微笑,雙手改握住少婦的巨乳,捏弄著硬硬的乳頭,稍微放緩了速度,俯下身來親吻著少婦的耳垂兒、脖頸,聞著她頭發上散發的馨香,身心一陣舒暢。今天少婦趁他打電話口交的舉動,讓他既驚訝又欣喜,這半年來的交往,少婦更多表現出的是羞赧,雖然經過感情的升溫和調教,少婦的技巧已然豐富,但是她生性溫柔內斂,端莊得體,韓軍沒想到她今日如此主動殷勤,甚至帶著些風騷魅惑,心內好生興奮,胯下肉棍也格外賣力,不由得又奮力操干了二三十下,這深淺快慢的一陣抽送,少婦早已丟盔棄甲,下面淫水翻飛,韓軍感覺到少婦的陰道溫熱異常,嘴里嚎叫不止,肉臀主動的往后迎合、扭動,雙手把被子抓成一團,韓軍感覺到少婦高潮要來,正準備發力沖刺,可轉念一想,今日這小騷貨如此捉弄我,害我如此狼狽,也該好好調教“懲戒”她一下,讓她更徹底的臣服。


  這么想著,韓軍便停止了抽插,拔出雞巴,帶出了一股淫水,淋漓著滿床都是,少婦正享受著被操弄的舒爽,眼見著要高潮飛起了,韓軍突然一停,少婦疑惑的回過頭,面色桃紅,氣喘吁吁,真是無限嬌媚,她軟語著問道:“老公,怎么停下啦?是不是累了?要不我到上面去……”,說完便羞澀的要起身,卻被韓軍按住,一把翻過身來,扯到床邊,把她兩腿并攏直直的豎起來,并讓少婦自己抱住,把騷穴完全的的暴露出來,濃密的陰毛上掛滿了淫水,韓軍蹲在床邊,欣賞著著桃園春景,手指輕柔的繞著陰唇滑動,撩撥的少婦渾身酥癢,紅著臉再次渴求著:“啊…啊…老…老公,插進來嘛,插我……”,一邊說著,一邊自己又把屁股往前挪了過來,韓軍笑了笑,卻把雞巴往后退了退,突然問道:“寶貝,你今天上課,給學生講的是哪篇文章?”少婦聽完更加疑惑,怎么突然問起這個?可是為了早點高潮,只能小聲的應道:“是柳永的《雨霖鈴》”,韓軍聽完,低頭看了下手表,略想了幾秒,微笑道:“陳妍老師,學生現在特別想聽老師把這首詞背誦給我聽,老師要是能在一分鐘之內背完,學生便好好地伺候老師高潮,讓老師高潮迭起!不然的話,學生可就先回家了哦,來,聽老公命令,計時開始!”


  少婦聽完韓軍的話,臉泛潮紅,知道他是故意捉弄她、挑逗她,把頭歪向一邊,她知道面前這個青年懂情趣,、愛浪漫,也確實喜歡文學的,時不時就會想出一些鬼點子挑弄一下,總是有驚喜和新鮮感,這也是自己最喜歡他的地方,于是忍著陰道傳來的一股股快感,夾緊大腿,深吸一口氣,心想,這首詞自己很熟悉,哪用一分鐘,二十秒就完事了,便小聲的背到:“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啊…啊…不要……”原來,還沒等少婦把“初歇”念出來,韓軍便一口把她的小陰唇整個含住,舌頭像是小孩子舔冰棍一樣,刮弄著陰道口內壁,少婦,本來稍微壓制住的情欲,瞬間再次爆發,這時候大腦一片空白,哪里還記得詞的內容。


  韓軍又偷笑著說道:“老師呀,過去十秒啦,‘驟雨’后面是‘啊 啊’么?柳永可不是這么寫的吧!”少婦聽完,才反應過來,趕緊收束心神,咬著牙,喉嚨里擠著含混的聲音:“驟雨初歇,都…都門帳飲無…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竟…啊…嗯…老公慢點…”少婦正背著,韓軍的舌頭已離開陰唇,專攻陰蒂,舌頭尖兒高頻率的掃弄著那個小顆粒,右手小指扣弄著少婦的菊花,食指和中指緩緩地插進陰道,三管齊下,任你是圣女下凡也抵不過這樣的刺激,少婦就更狼狽了,眼角已泛起了淚花,嘴里淫叫連連,這可真是“無語凝噎”啦。韓軍接著調皮道:“哎呦,老師,怎么啦?忘記了么?抓緊呀,還有三十秒哦!”


  少婦此刻全身酥癢難當,整個陰道好似那萬桶徇爛的煙花,只等著大雞把去點燃,聽到韓軍說還有三十秒,少婦嘴唇抖動著,用盡最后一絲力氣痛苦的接著背了下去:“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暮靄沉沉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更誰人…啊啊啊…不對,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何處…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啊…啊老公…停…停下”,少婦正念叨此處,韓軍把三個手指用力一插,直抵花心,只見少婦大吼一聲淫水噴射而出,把韓軍的胳膊都濕了一大截,他又看了看表,驚呼道:“呀,不好,老師,還有八秒了,完不成嘍!”少婦被折磨的生不如死,隨著淫水的噴出,陰道更加的空虛,整個身體蜷縮成一團,朦朦朧朧如在夢里,可是一聽到還有八秒,也不知哪里來的動力,求操的渴望戰勝了酥軟,竟然大吼著背到:“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總風情,更與何人說?更與何人說!”少婦竟然重復的背了最后一句,這最后一句,更像是少婦內心最真實的渴望和訴求。


  韓軍忍不住大笑,看著已經神志不清的少婦,知道也調戲的差不多了,此時正應該全力抽插,滿足少婦的欲望,讓她以后更加的心悅誠服,體貼溫存。韓軍迅速的爬到少婦身上,溫柔地親吻著她的嘴唇,將她的兩腿微微分開,大雞巴直插到底,用最傳統的姿勢,重整神威,開始了瘋狂的抽插,少婦久旱逢甘霖,空虛的騷穴一下子被填滿,她雙手摟著韓軍的脖子,溫柔的回應著他的舌吻,像是新婚夜恩愛的夫妻。韓軍感覺精門漸開,他加快了速度,感受著少婦摟著自己的手也加緊了,高潮也要來了,韓軍此時奮力的將少婦一把抱起來,雙手托著她的腿彎,來到了窗戶邊,望著車水馬龍的繁華,望著羞澀的埋到自己肩頭的少婦,韓軍豪氣油然而生,慨嘆此生無悔,大吼一聲,在瘋狂的抽送中,精液像洪水一般灌進少婦子宮,滾燙的精液,刺激的少婦猛然抬頭,油亮的窗戶上倒映出完美的臀型,此時突然萬物俱靜,只有淫水灑落在地板上的清脆聲,滴答、滴答,像是一滴晨露打在大鐘上,在兩個人心里蕩起恩愛的漣漪。少婦感覺自己渾身的絢爛煙花終于被這根自己迷戀大雞巴所點燃,對著窗外,終于發出了野獸般的舒暢的叫喊,在高層樓宇間緩緩地回蕩,精液在少婦的陰道和子宮里慢慢的流淌,像是劃過鋼琴的手指,這是夜生活最美的樂章……

【完】